晏谑

磕盾冬的

關於IronSpidey

Art y an:

趁著期末考前夕整理了凌亂不堪的Lof,忽然發現其實自己沒有好好寫過一篇像樣的角色理解...


雖然估計這篇也不太像樣(被揍),但總歸有個開頭是好的,之後有想到什麼就在這篇繼續補上吧。


占了tag深感抱歉,不過也許可以尋覓到一些同好來聊聊天?






簡單來談IronSpidey這個拖我入Marvel圈的cp吧。


說到鐵蟲,或者是好像更多人偏好的蟲鐵,單就一個筆者而言我不太在意前後的問題,尤其我本身就有GD,所以挺不能夠理解那種一旦被認知為「受」就必須產生女性化態樣的描述──


又或者說,我想,深愛著彼此的人們自然是願意為對方雌伏的,但在愛之前就先有了雌伏的論調,我認為這是有點微妙的。




就我而言,會想要將這兩位超英放在一塊兒的原因有很多,但最重要的那點無非是「他們都能為需要自己的人勇敢、因而他們能互相拯救」。


在〈Captain America: Civil War(2016)〉和〈Spider-man: Homecoming(2017)〉後,陸續出現了鐵蟲黨(包括我本身)或者蟲鐵黨,這對於沒糧吃的我的確是一大活水,雖然我喜歡的Tobey版Spidey貌似對圈子已經是遠古的事了。(遠目)


言歸正傳,論及這cp時,一直以來都有個困惑盤桓在我心頭:



為什麼很多人認為Peter才是那個相對來說被支持的?





我明白,在Civil War漫畫與MCU中,Tony Stark對於Peter Parker皆是亦師亦友的關係,進而導致兩人情感與身分看來,Peter是相對於弱勢或是被引導的那方。


然而在情感上,單就Civil War這個混世背景,我倒是認為千瘡百孔的Tony才是更加需要被拯救的那個,而那並不是武力值勢均力敵、性格互補可以完全解決的問題──


這倒不是說Peter沒有原則或容易妥協(他當然不是,否則怎麼會傷痕累累如斯?),更不是說Peter沒有千瘡百孔,只是單就這個層面看來,他還是善於傾聽的那方,不至於會想要將自己的正義凌駕在他人的信念之上(因此才能和Deadpool成為朋友),對於不善於解釋的Tony而言,這樣毫不猶豫的信任是他所需要的。


即便後來Tony Stark那似乎成為一種無法被忍受的罪惡的驕傲終究使得兩人產生了誤解,而Peter Parker那種相對於不諳世事、更像是不願接受世事的天真也使得兩人漸行漸遠,最終決裂也成了必然的結局。




......幹嘛沒事放了刀呢我?


Anyway,先前和朋友討論到蟲鐵(或者其他Ironman為受的cp)的文章裡常常會有盾鐵的痕跡,就此朋友義憤填膺的表示:「這樣不就好像隊長讓他傷心時蟲出來安慰/取代/趁虛而入Tony嗎?雖然也不是說這樣就是不喜歡,但意圖不良阿,Spidey總是砲灰也只能幫QQ...就算沒變砲灰也不會是最一開始的第一選擇,建立在盾鐵上的cp就很有這種概念」


關於這點,我每每思及心裡也是有些小鬱悶。


身為一個習以為常(?)的冷cp戶,相對於孤芳自賞,我倒更偏向於羨慕主流cp的人流眾多,有時也會戳開一些大手的文邊讀邊心傷,但那樣子的前提必須確立在「這個作者清楚寫出感情的純粹性」這點。


而「寫出感情純粹性」和「潔癖黨」我確信是兩個概念,後者在許多論壇的論述已然夠多,我在此就說明前者對於我個人的重要性吧。雖然是個小透明,寫這樣具有爭議性的篇章也注定被罵,但我還是想要做出正確的事。




之前和朋友討論過,小說中的愛情究竟該不該摻雜世事的艱難,那種我們凡常生活中的雜質與妥協?


朋友當時說了什麼我具體已經忘了,但大抵是說:或許我們真正的現實與其說是深愛著一個人,不如說是選擇一種生活型態,但在同人或小說裡我們追求的是更純然的感情,像是靈魂伴侶。如果真要用具體一點的說法,大概就是「兩個人在一塊,心都是被填滿的」吧?


我被這樣的說詞說動了,但回顧自己先前寫的東西,其實多半也都是有追尋人類情感完整性的期待、「我們為了彼此而存在」的意涵。


我忽然明白,對於「以愛為名」創作而出的同人之中,兩人關係與情感純粹性的闡述間接成為一種作者對於文章的態度。


甚且是,對於cp本身的態度。對於cp之中兩個角色的態度。


在這樣的理解之下,任何人的心傷或者悲痛,事實上都不能成為另外一段健康感情的開始──無論是基於純粹性或者現實情況都是。




這讓我想起了自己寫的〈Dear God〉。設定是Pepper在〈Iron man 3(2013)〉中那場火海不幸罹難,陷入悲痛卻不自知的Tony和生活已經一團糟的Peter互相幫助、理解,最後產生新的羈絆的故事。(然而正文我還沒有寫得那麼完整x)


個人而言,我是喜歡Pepper這個角色的,她無庸置疑是位迷人的女性,有時甚且可以稱上是Tony的理智...不過我選擇用她的死,來表現Marvel世界那些總是讓超英們痛不欲生的失去,是了,這對Pepper本身不公平,對失去賴以依賴的Tony不公平,對於喜歡鐵椒的讀者們更是如此,我必須為此道歉,為這樣不公不義的設定道歉。


但除此之外,我可以很明確的說,Pepper的死去不是一種消費,更不是為了讓Tony和Peter順理成章在一起的必然。


Pepper的逝去在某種層面上,是讓Tony Stark瞭解自身的一把鑰匙,她才是在這漫漫相伴的過程裡,能將那些脆弱的、崩毀的、灰暗的靈魂一一掏空,繼而使得外頭的人(可能是Happy,可能是Peter)往裡頭填滿愛的人。


她是不可取代的存在,但她不是傷痛,她是癒合最初的起點。


而在Tony好了大半後,以Peter Parker慘痛過去造就的矛盾性格看來,他更可能是那個怯於發展關係的人,而這時便是Tony Stark大顯身手(?)的時候了。


他們的傷痕造就此刻的彼此恰巧使對方完整,這才是我想要寫的,不是單方向投注愛與熱情,而是雙方一起牽著手齊步走向彼此都看得見的未來。



莫到相見恨晚,早了,我也不是現在的我了。(扎西拉姆‧多多)







(06.14補)


昨晚認真看了一下朋友的私信,裏頭又提到一個點是值得討論的:



有人說鐵蟲應該是由Peter的美好心靈去救贖Tony Stark。


可同時我也認為鐵蟲的一個問題是:Peter Parker在面對Tony Stark的那些傷口時所表現出的幾乎是無能為力。


並不是他不能帶給誰救贖,而是我想他們間的感情就像有些淡薄的湖水,各自背負著太多傷害,並且受傷的當下都只是孤單一個人。



這讓我思及先前一個姑娘和我提過,雖然很萌,但她已然有點膩了凡事都用「正值青春大好的小太陽Spidey捂熱傷痕累累的Ironman的心」解釋的套路,不是說這樣的年下路線不好,而是在這樣的情感聯繫中,說到底Peter還是位居下風。


當然,或許會有人說:「All is Fair in Love and War. 沒有理由、就算如此仍舊愛著的不才是愛情嗎?」然而,真正解剖其意,這句話的意思不就是「None is Fair in Love and War」嗎?


愛情不能量化是自然,但談感情的姿態與地位弱勢不能對等,那可完全不是同一個理。


沒有人的犧牲是必然的,一如沒有人的愛該理所當然。




回歸角色設定,雛型是自戀又自卑的高中生,Peter Parker對於Tony Stark的仰慕來自於對父輩目光的渴望,這種執念像樹木生根一樣使得他茁壯、卻也受限於足下那方土地,就像Uncle Ben的死去。


追根究柢,極大的自卑情結與愧疚感造就了他的勇敢與脆弱,極大的矛盾感在青春期(後期是現實生活中的帳單、工作不如意以及市民的冷眼以待)的加持下看來並不突兀,這就是生活,但是同時、那不該是Peter的生活。


He deserves a better one. 這是每每我看Spider-man陷入循環般的悲劇時,心頭不斷湧現的想法。


而誰能承擔這個支持的角色?




我想過很多,包括偶像迷弟組的SpideyShield、年齡相仿的SpideyTorch、蜘蛛小隊的其他成員、傻爸爸溺愛的昆蟲組(我對這名字有意見,蜘蛛不是節肢動物嗎?)...


最後我終歸是停在Tony Stark。


可能有理由,可能沒有理由,不過我認真覺得,Tony絕大多時候的那種傲慢自大、是能夠大力撻伐命運一再從Peter手中剝奪的珍貴事物的;而Peter柔軟而善良的本性,正是為Tony那在絕大多時候之外、難得沉寂的時刻而存在。


That's why they meant for each other.


他們當然無法療癒彼此的傷口──誰能呢?──癒合通常來自於當事人產生「想要癒合」的想法,而周遭最大的助力與牽絆,我想莫過於是讓其產生這樣想法、想要守護的存在吧?


這讓我想起微博段子手大哥王的話:



怎麼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他?


遇見他才是你最好的時候。



唯有我好好的,我才足以保護這樣、我深愛著的你。






那麼,就暫時寫到這邊吧。

评论(1)
热度(23)
  1. 晏周旋Art y an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罗德里赫•埃德尔斯坦Art y an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晏周旋 | Powered by LOFTER